新闻中心
公司地址: 中国浙江省宁波市慈溪龙山镇范市工业区纬二路
电话:0574-58997950 / 58997958
      58997978
传真:0574-58997955
新闻中心

字号:   

缝制行业30年回眸

日期:2009年7月28日
        ——宁波五菱工贸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 方明华
        今天终将逝去,唯有记忆永存。历史就像穿梭机,来得也快,去的也急。立于当下的我们又一次回眸企业及行业的三十年历程,审视过去的一幕,市场上曾经的狂野追逐,已慢慢趋于理性的回归——恰如群雁南飞,涓流归海,这是道的使然。
大幕将启
         改革开放前期,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一个物质极其匮乏的年代,那时的缝制行业由五大品牌家用缝纫机(黑头机)一统天下,自裁、自缝的家庭作坊化生产是一种时尚,是富庶的代名词。此时国内缝制机械制造水平极为有限,加上体制封闭,条块分割,制造水平始终停滞不前。
        随着改革开放国门打开,国外的成衣化、市场化的品牌服装涌入中国市场,而日本、韩国的缝制机械也进入了中国品牌服装企业,尤其是德国、日本的机器非常昂贵,如一台JUKI555的高速平缝机售价高达3000美金,可是国内缝纫机制造水平还停留在中、低速水平,缝制效力及质量极为低下,无法与市场抗衡。好在政府很快就意识到缝制行业中的优势与不足:如产业链断层是制约行业发展的一个瓶颈,而丰富的劳动力资源且成本低廉是我们的一大优势,况且从纺织到缝制机械到服装成衣化制造,都是出口贸易的优先扶植的产业。根据这些情况各级政府针对缝制行业中的优劣势,采取各种措施进行疏通、引导,鼓励企业扩大生产,增加品种。这里举一个例子可以看出当时政府部门可谓竭尽所能来推动缝制机械的发展。
        当时作为轻工行业的上海二轻局,看到了发展的良机,当即组织开发重机555型高速平缝机,参与研发的单位有上海江湾机械厂(原生产通用机床)、上海车辆配件二厂、三厂、四厂、五厂、八厂、红光电器厂,[汽配行业]上海服装专用设备厂(生产2-1包缝机)八家企业,包括我们宁波五菱公司(前身为社办农机修理厂,诞生于1969年)这样的业外企业,共九家企业共同开发生产。由于五菱公司当时还是一个社办厂,开发初期因为条块分割,相互封锁的程度非常严重,生产资料与所需的专业工具如丝攻,板牙,搓丝板,合金钢等等市场上缺少供应,我们只能自己千方百计寻找门路,拓宽自身的生存发展的空间。
        为了使项目顺利进行,二轻局专门成立了自缝处来协调开发工作,从国外引进齿轮加工线,热处理加工线,加工中心等,经过艰苦奋战合力打造,第一台高速平缝机下线了,价格定位在3000多元人民币。
在研发同期,上二、华南、标准、天工及部分军工企业也纷纷投入巨资开发工业缝纫机系列产品,有的仿重机,有的仿兄弟、胜家、利满地、飞马、大和、森本,合资、独资多种模式拉开新一轮竞争。
        
十年磨一剑
        80~90年代初由于当时缝制行业内制造水平低下,工艺落后,设备传统,难以形成规模生产,想要扭转这样的局面当务之急必须分三步走。
一、更新材质、改革落后的加工工艺技术
        首先在原材料的选用上进行更新。在传统的缝纫制造过程中,惯用15#、20#45钢材,都达不到高速运转下的缝纫机的各项性能指标,必须改为 20Cr,15CrMo,40Cr,极少数部件要用38CrMoL1。像铜套类,习惯用料H62,后改为锡磷青铜等耐磨、耐热的材料来消除渗漏现象。
        其次改进热处理方法,由原来的固体渗碳、盐浴淬火,改变为液态,碳氮共渗及软氮化,硬氮化等先进工艺。
最后改变原有毛坯生产工艺,如粗锻改为精锻、精铸等少无切削手段;毛刺修正改为滚光处理;外观由喷漆改为喷粉等。这些改进不仅大大改善了产品的外观质量,而且提高了材料性能,还可降低成品装机后的噪音和漏油。
二、改造和引进先进的加工设备
        以前中低速的缝纫机机壳一般都采用普通机床改造后的专机来打孔,然后用手工绞孔,由于整机速度低所以感觉不出来有噪音及渗漏现象,但这样加工的机壳一旦用于高速缝纫机就会产生明显的噪音,要解决这个问题而必须拥有镗孔机械用于机壳打孔。为了进一步提高打孔和其他尺寸精度,普通机床后来慢慢被加工中心取代,有的企业还购入专业流水线来加工机壳(如上工专门从日本引进机壳加工流水线)。
        缝纫机除了机壳,更为关键的内部零件是至关重要的,没有好的零件就没有好的整机。原来的通用设备远远跟不上加工要求,特别是小孔和外径的圆度、粗糙度要求提高后,一般设备更没了用武之地。尽管当时无锡机床厂,上海三机床等都参于缝制行业的革新改造,用更新更先进的设备逐步武装了零部件企业,但是企业的生产能力还是远远跟不上缝纫机发展需要。
三、扩大零部件供应规模
        由于大城市发展的局限和劳动力的不足,全国各地社办企业又如雨后春笋拔地而起,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成衣化市场逐步形成,工业缝纫机需求不断扩大,各整机厂都纷纷将加工业务外包,联营、合资,合股纷纷扩大生产规模。到九十年代初高速工业缝纫机彻底取代了家用缝纫机及中速系列的工业缝纫机,年产量迈出百万台的规模,奠定了中国工业缝纫机大国的地位。至此,高速平缝机、高速包缝机、绷缝机等系列已被国内企业广泛接受,并有部分机器出口海外。中国缝纫机的零部件也同时突飞猛进,形成了大批量规模生产能力,旋梭、挑线杆等主关零件也非常稳定,同时也引起了世界同行的重视。
除上述三个方面外,由于当时各企业都感到闭门造车的严重性,因此在八十年代初期成立了中国缝纫协会,大家共同探讨、学习、参观,对推进我国的缝纫机产业发展产生了巨大的作用。

异军突起,各显神通
        上世纪末的10年,凭借乡镇企业的蓬勃发展,纺织-缝制设备-服装加工的产业链贯串,加上劳动、技术密集型产业的世界性梯度转移,使得我国缝纫机械行业,特别是给零部件行业迎来了千载难逢的机遇。各国各地区的同行纷至沓来,台湾、韩国、日本、德国等外资企业纷纷登录中国,在中国设厂布点,到处寻找配套体系。90年代后期,民营企业(特别是浙江地区)开始崛起,产业结构的大调整促进了行业的大发展,总体上形成了以上海、江苏、浙江、陕西、天津和广州等6大产区和基地,群龙纷起,把中国工业缝纫机又推上了一个新阶段。
        不过任何事物的发展总会有曲折。一九九三年生产资料价格上涨,引发了通货膨胀。国家采取了宏观调控政策,给刚刚形成一定气候的缝制机械泼了一盆凉水。由于国内许多大企业资金链断裂,服装加工企业低迷不振。企业为了生存,采取赊销、整机抵贷款、低价抛售等不良经营方式,使整个行业几乎一蹶不振。这也让零部件企业陷入了三角债的泥潭,部分企业更是如坠深渊,难以为继,许多企业由于改组、改造、改制的历史原因退出了行业历史舞台。
        总结当时形势,有几种说法:一说宏观调控所困,也是体制走到尽头;更有说法,是国家宏观调控的矫枉过正的连锁反应。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历史的印记却永远难以改变。
        不过90年代中期在整个世界经济重新迈上了稳定步伐后,中国GDP增长达到二位数,尤其是东南亚及及南亚东盟地区经济蓬勃发展,给行业发展带来了历史性的转变。一批新兴企业投入巨资引进先进设备、自动柔性生产线、自动铸造流水线、自动化喷涂流水线,形成了新兴的产业群体,同时给零部件企业带来了历史性的发展。零部件企业加工设备更新换代,多数都采用了数字化加工设备,一些规模企业还引进了先进的热处理生产线,确保了零部件的质量稳定性。虽然1998年由于亚洲金融风暴造成了消费市场的低迷,不过政府及时采取措施、正确应对,激活内需恢复了市场繁荣,从而避免让缝制市场遭受又一轮重创!

新世纪、新挑战
      进入新的世纪,中国经济持续快速增长,缝制行业也随着这股经济浪潮进入了高速发展的阶段。但到了2004年,由于上游产业出现了盲目投资,如钢铁、水泥、电解铝、钢材等经济又开始过热,虽然中央采取了一些果断措施进行逼退,又一次实现了软着陆。由于各级地方政府为了追求GDP的增长,无形中造成缝制行业过度多元化,已为行业带来了后期发展的隐患。
        2007年年末缝制行业出现了明显拐点,从2000年开始持续7年的高速增长就此终结,2008年春节后的市场每况愈下,而2008年的危险景象要比以往复杂多了:
一:出现了前所未有的通货膨胀,使资源要素成本大幅上升。
二:2007年下半年开始,由于美国次贷危机,及伴随着人民币升值,出口退税率下调,信贷规模压缩,贷款利率上调。
三:新劳动法叠加效应使企业用工成本平均增加了16.42%(据浙江省中小企业局调查数据)
四:税收政策导向又增加了企业负担,如城镇土地使用税上调率三到五倍,房产税的每年重复征收,行业衰退浪潮更有点来势汹汹,企业利润开始出现了大幅下滑。
五:各企业经营模式趋同,产品差异化小,又有严重过剩的市场特点,导致整机行业竞争刀光剑影。
当一家企业由于竞争开始降低价格,而竞争对手又进行报复性降价,针锋相对不断升级,演变成市场需求越来越大、价格反而越来越低的价格大战怪圈,好像一副毒药,逐渐侵蚀到行业整体利益。这种非理性的博弈是典型的损人不利己,也把行业带进了竞争失序的真空时期,对行业发展形成一种曲解,把行业拖进了无限扩张的亚文化的认同。(列宁说过:向着正确的方向前进多走了半路,真理就变成了谬误,这半步就是真理的度)。
而就在这种形势下,某些大企业毅然存在着非理性的企图,压低零件价格不成,便培植没有生产能力的小企业来与一部分有一定实力的企业进行恶性竞争,重新走近亲繁殖,闭关自守的老路。这样的做法目的很简单,唯我独生,唯我独尊,没有从行业共赢的层面展开必要合作。这种非理性竞争和低价销售策略,对于行业来说是一种内耗,对行业的持续发展形成了阻碍。(事实是经营目的迷失)
        上述的5个方面目前就像卡在企业咽喉的大手,让企业窒息,甚至消亡。而面对这样严峻的现实,企业要各施各法学会“过冬”才能让企业有生存的机会。

同心筹划,找回自信,未来无限
        近些年来,中国的缝制机械逐渐面临尴尬的境地,虽然曾经是“中国制造”中光彩照人的一笔,但如今却因质量不高、附加值不大、外部负面效应加大而广为诟病。
目前的这样严峻经济形势对任何人,任何企业都是公平的,真正的差距在于我们能否作出有效的应对。
首先立足于自身积累,发展不依赖过分负债,自身的真正商业模式是帮助客户制造产品,宗旨是为市场服务。
其次要学会瘦身健体,正确理解多元化发展理念,从管理系统入手来降低制造成本和管理费用,提升产品质量,做到尽善尽美。
        再者应自知创新,积极培养企业发展所需的复合型人才,重视产权知识创新,向个性化、自动化产品寻找企业出路,最重要的是要改变落后陈腐的生产观念——量大、品烂、无序竞争的现状,也许重新组合让市场清盘才能更好的解决这个问题。
        另外,对外要和各企业间开展一定的合作,既有竞争又有合作才是一种良性的市场行为,其实企业间不是不要竞争,也不是要有垄断来提高价格,但是更反对不定时实行降价,搅乱整个市场格局,阻断行业的前行之路,迫使低价竞争回归到理性竞争上来。我国是缝制机械生产大国,产量占世界总量的70%以上,世界缝制机械的中低端产品的议价权,已经把握在自己手中,而没有很好的掌控。(世界上优秀企业都把握着核心的标准权和议价权)却变卖廉价资源(卖材料)。
        最后,处于困境中的企业一定不能消极悲观,要理直气壮的发展制造业。龙永图说:中国还是一个不富裕的国家,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在目前形势下,继续发展制造业,这是我们的经济基础,是解决中国富裕劳动力的最基本依托。目前至少还要依附于制造业,还是要理直气壮地发展先进制造业,打造成我们中国制造业的软实力。从低端的加工转向高端的服务产业,从行业角度来研究历史,关键看未来。
        曾经以瓦特蒸汽动力发明为代表的第一次工业革命,促成了英国称雄世界一百年;以爱迪生电气化发明为代表的第二次工业革命,促成了美国至今100年的强盛。而中国的四大发明这些“中国制造”曾领先于世界二千余年,从秦皇汉武再到巍巍盛唐,经历一个又一个朝代,虽然时代变迁,“中国制造”愈加辉煌,改革开放这 30年来更是让它蜚声海外。虽然我们今年遭受如此大的困境,但我们要在不断总结自身的基础上,开拓视野,向国外多加借鉴,比如学习德国人严谨的工作态度,学习日本人的创新精神,学习美国人的科学发展观等等,这样我们肯定会找回中国人2000余年“中国制造”的自信!把这次历史性的经济下滑权且当作旅途中的驿亭。有句古话叫“多难蛎进”,也是我们行业发展过程的概括吧!

上一篇:

下一篇:

所属类别: 企业新闻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